您好,欢迎来到东海县总工会!

职工作品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职工作品
非洲打工札记
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2018-08-06 访问366

timg.jpg

——风雨中的尼泊尔

尼帕尔是一个印裔老头,中国工地守门人。

自从我离开毛里求斯,回国3年来,在许多建筑工地,相识了数不清的工友,但能像尼帕尔一样让我时常怀想的,还真的绝无仅有。

毛里求斯是印度洋西南处小岛国。幅员和人口和我们东海县相当。近年来中国在此投资援建了新的机场和居民区。中国人很受尊敬。当我2014年调配到科比工地,已是当地雨季。飘云来就成雨,雨过就是烈日。每天能下十几场雨,出十几遍彩虹。

刚到此国,一切都是如此新奇,连空气都充满花香。当我们的尼桑小货车一停到工地门口,就见一黑瘦当地老头麻利地推开大门,肃立门旁,手按胸前,深鞠一躬,而后打着请进的手势。

我们的小货溅着泥水,开到宿舍门口。我正为司机的不还礼而内疚时,老头追了过来。抓住司机的手,热情地说着“Welcom!”、“Welcom!”而后和我们3个新工人一一握过。然后老头一脸笑意,帮我们卸行李。

“这外国老头真好哈!”我忍不住夸赞一句。

“有你受够的那会儿!”一老工友回答我,“明早你就知道了!”我还真不明所以。

第二天一早,开饭前十分钟,我们打开门,老头微笑地站在门口,响亮地向众人招呼“Good  morning!”然后和走出的人一一握手,你回句“Morning!“他才松手。有工人睡眼惺忪,不耐烦了,面对老头伸来的双手,懒的搭理。

“烦不烦?那么多礼数!”工人嘟囔道,拿着毛巾扬长而去。老头不介意,回过头用手指点着工人背影,笑呵呵作谴责状。

“他每天都这样多礼吗?”我问。

“只要有口气,他和谁都要握手!”一工友调笑。

果然,有一夜台风过境,天亮了还是豪雨倾盆。工长早交待天明休息。我们躺在床上,难得地睡到7点半钟。我起床时说:“今天老头不会来握手了吧?”

“难讲啊!”工友笑道。

 我不服气地拉开门,呼啸的海风夹着雨水扑进屋门,门口赫然就站着穿雨衣的老头,笑嘻嘻调皮似地站在雨里喊“Good morning!"

屋里笑倒一片。我马上拉老头进屋。老头脱去雨衣,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好。

 这一次,十几个工人无一怠慢,都使劲握他的手,抽着烟的掏出一支烟递给他点上。

我对这守门人充满敬意,拉他坐下,用十分有限的英语和他聊天。这老头刚50岁露头,叫尼帕尔。他终于在工人中发现一个能勉强说英语的中国打工人,十分兴奋。我听不懂的,他就写在纸上。他老婆病死了,有一个25岁的女儿,在中国广州读医学院。也许是因为女儿在中国读书的缘故,对中国的印象出了奇的好。他从前是镇政府一小职员,失业了。难怪斜体英文写的那么工整。

几年过去了,每当面对别人的冷漠和自己冷漠的心境时,我就会记起尼帕尔,一个风雨中给我温暖的外国热情老头。